叙利亚危机前途未卜 三大因素决定局势发展

这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2月16号在年终记者会上的表态。正如他所说,叙利亚危机作为2013年全球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给当地人民带来了深重伤害。据联合国估计,自2011年3月叙利亚冲突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0万人丧生,约630万人流离失所,并有超过200万人逃到约旦、黎巴嫩、土耳其等邻国境内。而他们离开故土的原因,一是为了躲避内战,二是为了逃离西方军事打击的威胁。

在这场危机中,化武事件是一个关键转折点。2013年8月21号,叙利亚反对派指责政府军当天使用携带神经毒气的炸弹对大马士革郊区进行轰炸,导致大量人员伤亡。消息传出后,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叙政府很快承认境内发生了化武袭击事件,但反指袭击者是反对派。不过,西方政府、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指责叙政府。美国总统奥巴马8月31号发表讲话,表示美国要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我决定美国应该对叙利亚政权采取军事打击。叙利亚这不会是一个‘开放式’的干预,我们不会派出地面部队,相反,我们会在‘有限的’时间和范围内进行打击。”

眼看叙利亚即将陷入一场浩劫,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9月9号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提出了“化武换和平”的提议,也就是将叙利亚国内的化学武器置于国际监管之下,使得叙利亚免遭外部打击。这一提议得到了叙利亚方面的积极回应。叙外长瓦利德·穆阿里姆表示:“叙利亚对俄罗斯提出的倡议表示欢迎,这不仅仅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的福祉的考虑,更是出于对俄罗斯领导层尽力阻止美国发动侵略的信心。”

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叙利亚政府表现得非常配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ydhhmjj.com/,叙利亚不仅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按时完成化学武器的销毁工作,还尽最大努力配合联合国化武调查小组在叙利亚境内的调查。叙利亚化武危机似乎正朝着和平解决的方向一步步地发展。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叙利亚问题并不单纯是化学武器问题。黎巴嫩中东问题研究专家尤尼斯·艾哈迈德说:“叙利亚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对于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解决叙利亚问题是非常值得称道的,将有助于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但是并不是说加入公约就可以让叙利亚结束当前的危机,叙利亚危机还受到其他诸多因素的影响。”

的确,叙利亚危机背后还存在着宗教矛盾、党派冲突甚至外界干涉等复杂因素,要想彻底得以解决,还需要叙利亚冲突各方以及国际社会的继续努力。就2014年叙利亚局势来说,能否转危为安主要取决于三大要素:

一是定于2014年1月22号在瑞士召开的第二次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能否取得成果。这次会议,将是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第一次坐到谈判桌前,双方能谈出什么结果,对叙危机的解决将起到重要作用。从目前情况来看,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都表示将有条件出席会议。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表示,第二次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若要成功,有关国家必须要停止对叙利亚境内的支持。而叙利亚境外主要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全国联盟”)参加会议的前提则是总统巴沙尔下台,且不能在叙利亚国家过渡进程中扮演任何角色。而这一点是叙利亚政府方面完全不能接受的。双方存在的分歧,给会议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也给2014年叙局势的走向增添了不确定性。

第二个因素是定于2014年举行的叙利亚总统选举结果。这次选举被外界视为解决叙利亚危机的一个机会。叙现任总统巴沙尔表示将参加大选,并认为选举结果会客观反映叙利亚人民的意愿:“任何国家、叙利亚无论是敌对国家还是友好国家,都无权替叙人民选择总统。总统在任何国家都是人民的选择,不是其他任何方面的选择。决定该问题的是总统大选和选票箱,人民通过票箱表达他选这个人或不选这个人。”

不过,对于巴沙尔参选的意愿,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如果巴沙尔再次当选叙利亚总统,叙利亚的内战将会被拉长。这番表态,也给叙大选后的国内局势增添了不确定性。

影响2014年叙局势走向的第三个要素是反对派内部的情况。今年9月部分叙反对派因拒绝参加和谈而退出“全国联盟”,引起多方关注。叙利亚政治分析家阿纳斯·朱达认为,部分反对派武装脱离“全国联盟”,并不是偶然事件:“反对派内部在这个阶段出现叛变和改变立场的情况是很正常的。因为‘全国联盟’在压力下被迫将参与日内瓦会议。”

阿纳斯指出,反对派内部分裂日益加剧,将削弱反对派的战斗力,这对叙利亚政府军来说是有利的。但是这些脱离的反对派组织,其中很多有着伊斯兰极端色彩,他们势力的壮大,势必增加的几率,这也将给叙利亚今后的安全局势带来更多挑战。

基于上述三大要素, 2014年对叙利亚来说,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一年。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社会及有关各方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使叙利亚尽早恢复国内的安全与稳定。(记者 钟正杰)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