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失所的意义:生活在海外的叙利亚人过得如何?

为了过上安定的生活,近360万叙利亚难民背井离乡来到土耳其定居。这些年来,土耳其基本上对他们敞开大门,政府甚至提供了专门的资助项目。但难民缺乏自由,他们中的很多人被安顿在难民营。因此,叙利亚叙利亚人生活、工作在土耳其的各个城市——从远离边境线的伊斯坦布尔,到临近边境线的加济安泰普(Gaziantep),甚至更临近边境线的地带。

加济安泰普距离叙利亚仅有一小时车程,这里的难民几乎都是自愿来这里的。他们在这里上大学,在当地企业上班,他们中有的人过得比较窘迫,有的人过得则比较富足。

2018年,一场经济危机席卷了土耳其,针对叙利亚人的仇外情绪增长,难民成了日渐增长的通胀率和失业率的替罪羊。土耳其的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对伊德利卜(Idlib,叙利亚城市)的残存反抗势力呈现出强硬攻势,预计会有更多的叙利亚人涌入土耳其,给土耳其人和土耳其境内现有的难民带来更大的压力。

不管是当下还是战争时期,最脆弱的当属那些年轻的叙利亚人。他们被父母带离祖国,希望那场冲突能够快速结束,并最终走向和解,让他们自由。现在,他们只能在流亡中度过年少时光,活在不知何时是尽头的不确定性中。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也不知道该为未来做出何种努力。据土耳其经济政策研究基金会估计,土耳其境内目前生活着约220万处在工作年龄的叙利亚难民,具体的数字很难确定。

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里,他们无法找到栖身之处。这些年来,我在土耳其和叙利亚遇到了很多年轻的叙利亚人。我目睹了他们在围城中的生活,他们无尽的流亡之路,以及他们对于已经回不去的家园的渴望。

这场战争剥夺了他们的青春。他们虽然抗拒战争,但生活仍要继续,这种状态或是暂时的,但也可能会永远持续下去。

Mohammed Hassan在一家纺织工厂里上很长时间的班,然后把他挣到的大部分工资寄回家

“我已经过了学习、接受教育的时候了,”穆罕默德·哈桑告诉我,他若有所思,低下了头。在过去的一年里,19岁的他一直在一家纺织厂上班。在我们说话时,周围有很多年轻人正在缝纫机前弓着身子忙碌。

2016年,美国领导了一轮针对极端恐怖组织ISIS的进攻。当时,哈桑和他的家人正生活在ISIS的阴影中。他和家人离开了位于叙利亚北部的村庄,前往该国境内一处安置永久难民的营地。一年后,因为缺钱且看不到希望,他冒险进入土耳其,寻找工作补贴家用。与此同时,他的家人留在营地内。现在,他每个月挣约270美元(约合1900人民币),他会把这其中大部分的钱寄给家人。

哈桑告诉我,“我没有时间,没有金钱,也感受不到任何乐趣。”他每个工作日要上11个小时的班,晚上居住在一个潮湿的平房中。他和四个表亲共享这间房子。他们把薄薄的床垫铺在房间的地板上,睡在床垫上。他们会点上香烟,用手机上2个小时的网——这是一种短暂的逃避。随后,他们会烹制简单的一餐:炒蛋、番茄切片和面饼,就着茶喝。

哈桑和他的表亲们的生活极其简单,十几岁的他没有时间和金钱去找任何形式的乐子

大多数年轻人只能选择在农场或者在哈桑所在的工厂里做季节工。他们只能接受比土耳其人低得多的薪水,生活充满了永恒的不确定性。有积蓄的人既无法回到家乡,也无法决定是在土耳其扎根,还是去别的国家试试运气。在认识哈桑几周后,他告诉我,他不再在工厂上班。工厂的产品销往叙利亚,由于伊德利卜受到军事袭击,织物没了销路。他和亲戚放弃了那处住所,在他做下一步打算期间,他和朋友住在一起。

在城市另一头的星巴克里,我见到了米拉·耶拉。她的生活和哈桑有些许相似,但她的日子要好过得多。在她21岁生日那天,两个朋友给了她一个惊喜:一块胡萝卜蛋糕,上面插着燃烧的茶叶蜡烛。她一边高兴地尖叫着,一边拆开了收到的礼物。他们三个人喝着咖啡,聊了几个小时的天,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她把原本涂成浅蓝色的指甲涂成了朱红色。

耶拉是家中四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在全家离开阿勒颇来到加济安泰普的那年,她才14岁。她告诉我,虽然刚来到土耳其的日子“非常艰难”,但她“再也不想回到叙利亚了”。

耶拉可以上学、购物、和朋友相处,她的生活和更多年轻人的生活几乎没有区别。不过,对于她的母亲来说,生活就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耶拉在加济安泰普大学念大四,读的是影视专业。这里的学生有一半是叙利亚人。耶拉能在阿拉伯语、英语、土耳其语之间无缝切换,即便把她放在一个比加济安泰普更国际化的地方,她也不会感到不自在。

不过,耶拉的家人,尤其是她的母亲,感觉搬迁这件事非常困难。耶拉告诉我,“我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度过了人格形成期。我既不属于土耳其的文化,也不属于叙利亚的文化,但我现在就这样住在这里。”耶拉母亲的土耳其语并不流利。有一次,我和她们一家在一起时,耶拉进入了一家商店,她的妈妈则因为害怕对于叙利亚人的歧视而在店外面等着。哪怕是比较富有的叙利亚人也会遭到歧视。耶拉难受地说,“刻板印象真的非常可怕。”

纳德拉·卡兹穆兹笑着告诉我,“我结婚的那天糟透了。我的婚房里连电都没有,还靠前线很近,因为那里轰炸较少。而且化妆师完全把我化妆成了另外一个人。”

出于安全考虑,卡兹穆兹和她的丈夫搬到了加济安泰普。为此,他们不得不和大多数家人分离。

卡兹穆兹的生活状态介于耶拉和哈桑之间。她的丈夫是一名曾经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制作人,但为了安全,他们俩还是不得不抛下家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ydhhmjj.com/,叙利亚搬到加济安泰普。他们的家人没能在土耳其政府关闭与叙利亚的边境之前进入土耳其。卡兹穆兹的父母至今还没有见过他们的孙女伊斯兰。卡兹穆兹在叙利亚学习了生物技术工程,但她现在正在加济安泰普大学学习电影制作。

对于卡兹穆兹夫妇以及其他数百万身在土耳其的叙利亚人来说,生活就是每日物质上、心理上、情感上的三重折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