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丹麦向乌克兰人敞开怀抱却试图驱逐叙利亚难民

【文/观察者网 陈思佳】随着俄乌冲突升级,已有超过260万人逃离乌克兰前往欧洲其他国家避难。面对这一波规模空前的难民潮,曾以强硬态度拒收中东难民的一些欧洲国家,却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争相接收乌克兰人。

美国有线日发文称,作为率先驱逐叙利亚难民的西方国家之一,丹麦在积极驱赶叙利亚人的同时,却大力欢迎乌克兰人、出台政策为乌克兰难民居留提供便利的同时。丹麦还计划设立新法案,让乌克兰难民可以绕过其他国家难民的复杂庇护制度,更快捷地获得居留权。

当地支持接收难民的倡议人士表示,这种差异对待显然是不公平的,丹麦政府显然只注重白人的生命,这反映出丹麦的“虚伪”。有学者则表示,丹麦政府的态度源于对难民身份认知的不同。在丹麦人眼里,乌克兰人和他们同为白人和基督教信徒,这是中东等地区的难民所不具备的身份。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2日,逃离乌克兰的人数已经接近270万人。拥有中欧最大乌克兰社区的邻国波兰,是难民的“首要目标”,共有超过165万人进入波兰境内。匈牙利、斯洛伐克、摩尔多瓦等邻国同样也是难民“热门目标”。

CNN报道称,丹麦政府对接受乌克兰难民有着极大的“热情”。在俄罗斯开展军事行动后,丹麦外交事务和一体化大臣马蒂亚斯·特斯法耶(Mattias Tesfaye)很快就宣称,丹麦必须“尽自己所能”为乌克兰提供帮助。

丹麦执政党社会的外交事务发言人拉斯穆斯·斯托克伦德(Rasmus Stoklund)对CNN表示,丹麦政府正在起草立法,暂停针对乌克兰人的庇护规定,使乌克兰更容易获得居留许可,“这样他们就可以迅速开始接受教育或工作。”

但在批评人士看来,这样的“慷慨”举措却只反映出丹麦政府的虚伪,因为丹麦在积极接纳逃离战争的乌克兰人的同时,也在加大力度驱赶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丹麦是最早驱赶叙利亚难民的所谓“民主自由国家”之一,在活动人士看来,此举等于重新将难民“置于危险之中”。

对此丹麦移民和融合事务部辩解说,尽管该国正在推行为乌克兰人提供临时居留权的法律,但所有难民在丹麦都受到“平等对待”,“所有申请获得丹麦庇护的人在丹麦庇护制度中拥有同样的权利。”

该部门还提供一组数字称,自2014年以来,已有约3万名叙利亚难民获得居留许可在丹麦居住。

但实际情况并不像丹麦政府描述得这样简单。提倡简化庇护体系的组织“丹麦欢迎难民”负责人米哈拉·本迪克森(Michala Bendixen)向CNN透露,来自各地的难民会受到差异化的对待,丹麦政府更加重视白人的生命。在3万多名进入丹麦的叙利亚难民中,估计已有600人被剥夺了居留权。

“人们对世界上其他地方人的同情心如此有限,这实在太令人失望和害怕了。”本迪克森说。

报道列举了一对名叫达尼亚(Dania)和胡萨姆(Hussam)的叙利亚姐弟的例子,两人在2015年以难民身份抵达丹麦,并在这几年时间里学会了丹麦的语言并融入了当地社会。但现在,丹麦政府正想方设法把这对姐弟赶回叙利亚去。

自2019年,基于对大马士革周边地区安全条件的评估,丹麦政府认为一些难民可以安全返回叙利亚,因此开始审查数百名难民的居留许可。2021年2月,丹麦政府拒绝延长达尼亚和胡萨姆父亲的居留许可,并勒令一家人在同年3月5日前离开丹麦。

由于达尼亚和胡萨姆已在律师的帮助下向丹麦的难民上诉委员会提起诉讼,这对姐弟尚未被丹麦当局驱逐。但过去一年时间里,两人一直生活在“惴惴不安”的环境中。CNN指出,如果上诉委员会驳回姐弟两人的要求,他们一家将丧失在丹麦学习、工作或生活的权利,叙利亚并被送往该国两个驱逐中心之一。

报道称,丹麦与叙利亚没有外交关系,不能直接遣返难民,因此丹麦会把这些失去居留权的难民赶入驱逐中心,用糟糕的条件逼迫他们离开。根据CNN的描述,难民在那里没有任何工作或学习权利,平时虽然可以自由进出,但每天晚上必须打卡回到设施。设施与最近的公交站的距离也超过6公里远,因此不可能“逃出”设施。

丹麦批评人士表示,这只是该国众多针对非白人移民社区的手段之一。例如在2016年,丹麦通过了一项极具争议的“贵重品法案”,允许政府没收难民身上价值超过10000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9314元)的贵重物品,让他们为丹麦“慷慨的福利”做出“贡献”。

2019年,丹麦当局又强行对15个移民社区进行了社会和族裔调整,将这些社区设定为“硬性贫民区”。尽管丹麦当局在2021年撤回了“贫民区”一词,但仍扩大立法限制移民社区增长。根据内政和住房部门的新闻稿,丹麦政府计划在2030年前确保“非西方背景居民”在丹麦的任何社区内不超过30%。

对于这些法案,丹麦当局也展现出了“双重标准”。斯托克伦德明确表示,只要起草中的法案获得通过,乌克兰难民在丹麦居住无需经过庇护制度的程序,这也意味着乌克兰难民将可以免于“贵重品法案”的征收。

本迪克森批评称,考虑到来自其他地区的难民承受的经济负担,对乌克兰人的“豁免”显然是不公平的,“他们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偷渡,也不必通过庇护制度的缓慢程序。”

美国雪城大学移民和庇护问题学者拉米斯·阿卜杜拉蒂(Lamis Abdelaaty)指出,这种差别待遇的部分原因在于难民身份,“乌克兰人被视为白人、基督徒,叙利亚人、阿富汗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则没有这种身份。”

但丹麦政府并不在意外界的批评声音。CNN此前指出,限制叙利亚等地的移民几乎已成为丹麦左翼和右翼政党的共识,左翼执政党社会在移民问题上的表现几乎和极右翼没什么区别。

报道称,从丹麦官方统计数据的分类方法来看,该国境内人口通常被分为三类,即丹麦本土人、移民和移民后裔,也就是说第二代移民并不被视作丹麦本地人。特斯法耶在2020年还专门设立了一个针对穆斯林国家的新分类。

在本迪克森看来,这实际上表明丹麦拥有“两套法律”,一套适用于“真正的丹麦人”,另一套则针对“不属于丹麦的人”。

丹麦政客似乎也无意掩盖他们对不同人群的歧视态度。叙利亚丹麦前移民部长、自由党人英格·斯托伊伯格(Inger Stojberg)9日就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我们不妨直说,我们宁愿帮助乌克兰难民,也不愿帮助索马里人和巴勒斯坦人……没有人敢说明白:这是因为乌克兰人‘更像我们’,他们主要是基督徒。”

丹麦的“双重标准”并非欧洲的个例。当地时间3月3日,欧盟就以惊人的速度通过一项决议,为逃离战争的乌克兰人提供保护和权益。这也是欧盟20年来首次动用旨在帮助难民的权力。

美国Politico新闻网欧洲版称,援引所谓“临时保护令”,乌克兰人将可以在欧盟内自由行动,立即获得在欧盟内生活和工作的权利,同时获得社会服务福利。这意味着乌克兰人将获得临时居留权,无需走复杂的“庇护程序”。

这项决议的通过速度几乎是“创纪录”的,前后耗时还不到一周时间。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在2月27日提交了提案,欧盟委员会在3月2日提交了文本,并在3日获得一致通过。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2日,逃离乌克兰的人数已经接近270万人。拥有中欧最大乌克兰社区的邻国波兰,是难民的“首要目标”,共有超过165万人进入波兰境内。匈牙利、斯洛伐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ydhhmjj.com/,叙利亚摩尔多瓦等邻国同样也是难民“热门目标”。

作为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波兰同样出台了一系列难民安置政策。英国《卫报》此前报道称,波兰计划推出一揽子援助计划,为乌克兰难民提供食物和临时定居点,并采取措施允许难民在波兰合法工作。

但美国《纽约时报》指出,中东欧国家在接收乌克兰难民方面的“积极表现”,与他们在2015年拒收叙利亚难民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从中东到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批评人士开始指责西方国家“制造冲突、破坏稳定但又逃避责任,对待难民问题采用双重标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